父女番号magnet

父女番号magnet

七八日疟又发,寒轻热重,服金鸡纳霜不愈,服中药治疟汤剂亦不愈,迁延旬余,始求为延医。诊断此证乃肺金伤损,肝木横恣,又兼胃气不降,肾气不摄也。

病因因有事乘京奉车北上时,当仲夏归途受风,致成温热病。 效果自晚八点钟服,至夜半时将药服完,炒葱外熨,至翌日早八点钟下燥粪二十枚,后继以溏便。

 诊断按直中少阴伤寒为麻黄附子细辛汤证,而因在梦遗之后,腹中作疼,则寒凉之内侵者益深入也,是宜于麻黄附子细辛汤中再加温暖补益之品。 效果将药两次服完,脉出周身亦热,惟自觉心中余火未清,知其阴分犹亏不能潜阳也。

至麦芽原为消食之品,生煮服之则善舒肝气,且亦能化瘀者也。当服至三盅后,心犹觉稍热,是以全服,且服后并无大便滑泻之病,石膏真良药也。

惟西药阿斯匹林,其性凉而能散,既善发汗又善清热,以之为麻黄之前驱,则麻黄自易奏功也。人之血随气行,气上升不已,血即随之上升不已,以致脑中血管充血过甚,是以作疼。

观其从前所服之方,虽不一致,大抵不外补肝肾强筋骨诸药,间有杂似祛风药者,自谓得病之初,至今已三年,服诊断《内经》谓通则不痛,此证乃痛则不通也。诊断其左脉浮弦者,肝血虚损,兼肝火上升也,阴虚不能潜阳,是以不寐。

Leave a Reply